纽约时报:邪教法轮功花巨资为特朗普做广告
  •   

 美国大选激战正酣,邪教法轮功不甘寂寞,竟出钱运营媒体(账号)为特朗普造势,企图干预大选。当地时间10月24日,《纽约时报》发表长篇通讯,曝光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秘密运营《美国日报》“真相媒体”等社交网站账号,投巨资为特朗普做广告,散布针对中国的谣言,试图干预美国大选。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邪教法轮功将特朗普视为反华盟友

《纽约时报》报道一针见血,称邪教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利用激进的Facebook策略和右翼错误信息,创建了一个反华、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帝国。

首先,法轮功接纳了特朗普总统,将他视为法轮功对抗中国共产党战争中的盟友。20年前,中国取缔了该邪教。它对美国政治的相对保守的报道变得更加偏向共和党,更多的文章明确支持特朗普,批评他的对手。

大约在同一时间,《大纪元时报》押注了另一个强大的美国机构:Facebook。该报及其附属机构采用了一种新的策略,包括创建几十个Facebook页面,在页面上放上让人感觉良好的视频和病毒式的标题诱饵,并使用它们来出售订阅并吸引访问量回到其党派新闻报道。

《纽约时报》获取了2017年4月《大纪元时报》领导层发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设想通过Facebook战略可能有助于把该报变成“世界上最大、最权威的媒体”。它还可以向数百万人介绍法轮功的教义,完成该组织“救度众生”的使命。

今天,《大纪元时报》及其分支机构已成为右翼媒体力量,成千上万的社交网站媒体粉丝分布在数十个页面(账号)上,在线受众可以与《每日电讯报》和《布赖特巴特新闻》相媲美,他们同样愿意为网络上狂热的极右势力提供支持。

“大纪元”在特朗普的核心圈子里也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总统和他的家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该报的文章,特朗普政府官员也接受了该报记者的采访。今年8月,《大纪元时报》的一名记者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提了一个问题。

李洪志贴靠特朗普

法轮功一直在努力塑造自己的善良形象,以对抗中国将其认定为“邪教”,但是,法轮功对其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描述过于夸张很难被证实。

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布赖特巴特网的前总编斯蒂芬·班农(Stephen K. Bannon)7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纪元时报》的快速增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两年后,他们将成为最大的保守派新闻网站,”班农说。“他们的影响力远远超过自己的分量,他们拥有读者,他们将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今年8月,班农因欺诈指控被捕。

“大纪元”极力掩盖与邪教法轮功的关系

《纽约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该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发展壮大,在一定程度上是依靠不成熟的社交媒体策略,推销危险的阴谋论,并淡化它们与法轮功的关系。调查包括采访十多名大纪元前雇员,以及内部文件和税务文件。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要求匿名,因为他们害怕报复,或者他们的家人仍然在法轮功中。

拥抱特朗普和Facebook,让《大纪元时报》成为了一个强大的党派力量,但它也创造了一个全球范围的错误信息机器,该机器不断将边缘话题推向主流。

该报是“间谍门”(Spygate)最著名的宣传者之一。“间谍门”是一种毫无根据的阴谋论,涉及奥巴马政府官员非法监视特朗普2016年竞选活动的说法。与《大纪元时报》有关的出版物和节目都在宣传QAnon阴谋论,并散布有关选民欺诈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歪曲言论。最近,他们提出了一种毫无根据的理论,即冠状病毒是作为一种生物武器在中国军事实验室中被制造出来的,文章称其为“中共病毒”,试图将其与中国共产党联系起来。

《大纪元时报》表示,它是独立的、无党派的,并否认它与法轮功有有隶属关系的说法。

和法轮功一样,这份在数十个国家/地区发行的报纸也是分散的,作为一个地区分会集群运作,每个分会都作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组织来组织。它也是极其隐秘的。《大纪元时报》编辑多次拒绝了采访请求。今年,一名记者突然造访该媒体位于曼哈顿的总部,但遭到了一名律师的威胁。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的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龙泉寺的其他人员也没有。

 

龙泉寺位于纽约州北部,是邪教法轮功总部。

《纽约时报》联系到的许多雇员和法轮功练习者说,他们被指示不要透露该机构内部运作的细节。他们说,他们被告知,说《大纪元时报》的坏话就等于不听李洪志的话,弟子称李洪志为“大师”。

《大纪元时报》对其媒体办公室收到的一长串问题只做了部分回答,并拒绝回答有关其财务和编辑策略的问题。

所谓的“讲真相”

1992年,李洪志在中国推出法轮功,围绕五套功法和修炼展开。如今,该组织因在世界各地举行示威活动而闻名,目的是“讲清”有关中国共产党的真相。该组织指责中国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练习者,并摘取被处决者的器官。

最近,法轮功受到了密切关注,因为一些前法轮功练习者认为,法轮功是一种极端的信仰体系,禁止异族通婚,谴责同性恋,禁止使用现代医学。

《大纪元时报》创办于2000年,其目的是对抗中国的宣传并报道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它最初是一份中文报纸,在乔治亚州唐忠(John Tang)的地下室里发行。唐忠是一名研究生,也是法轮功练习者。2004年,《大纪元时报》增加了英语版。

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是该报的早期雇员,也是法轮功学员,当年27岁的,几乎没有新闻工作经验。现年43岁的贝尔梅克说,《大纪元时报》员工大多是法轮功志愿者。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

李洪志把《大纪元时报》和其他与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如新唐朝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称为“我们的媒体”,并说他们可以帮助向全世界宣传法轮功。

两名前雇员回忆说,该报的高级编辑曾到龙泉寺见过李洪志。一名参加会议的员工说,李洪志在编辑和战略决策上发表了意见,就像一个影子出版商。《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否认了这些说法,称“从未有过这样的会议。”

《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界限有时是模糊的。两名前《大纪元时报》记者说,他们曾被要求撰写赞美“神韵”演员的材料,因为这样可以加速这些演员办理签证。“神韵演出”是法轮功大力宣传的系列舞蹈表演,受到了法轮功的支持。另一名前大纪元记者回忆说,他曾被派去写批评政客的文章,其中包括台湾裔美国人、前纽约市议员刘醇逸(John Liu)。该组织认为刘对中国软弱,对法轮功怀有敌意。

这些文章帮助法轮功实现了目标,但吸引的订户寥寥。

马修·塔拉(Matthew K. Tullar)是纽约《大纪元时报》奥兰治县版的前销售总监,他在领英(linkedIn)的页面上写道,他的团队最初“每周印刷800份报纸,没有订户,采用‘免费投放’的营销策略”。

贝尔梅克于2017年离开了《大纪元时报》,她形容该报是一家一直在寻找新的赚钱机会的公司。

邪教法轮功拥抱特朗普

到2014年,《大纪元时报》逐渐接近了李洪志所设想的一家受人尊敬的新闻机构。订阅量在增长,该报的报道获得了新闻奖,其财务状况也趋于稳定。

“大家都很乐观,认为情况会好转,”贝尔梅克说。

但贝尔梅克回忆说,在2015年的一次员工会议上,领导层宣布该刊物再次陷入困境。Facebook已经改变了它确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推送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的流量和广告收入受到了影响。

作为回应,该报指派记者每天发布多达5篇帖子,搜索病毒式的热门话题,通常是一些低俗的标题。

在《大纪元时报》工作了13年的Genevieve Belmaker。

随着2016年大选临近,记者注意到该报纸的政治报道更具党派色彩。

为该报报道2016年竞选活动的史蒂夫·克莱特(Steve Klett)表示,在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后,他的编辑们鼓励对他进行有利的报道。

“他们似乎以一种近乎救世主的方式,把特朗普视为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灭亡的反共领导人,”克莱特说。

特朗普获胜后,《大纪元时报》聘请了人脉广泛的茶党(Tea Party)策略师布兰登·斯坦豪泽(Brendan Steinhauser)帮助与保守派取得联系。斯坦豪泽说,该组织的目标除了提高在华盛顿的知名度之外,还旨在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列为特朗普政府的优先事项。

在Facebook上押注

在幕后,《大纪元时报》在开发一种秘密武器:Facebook的增长战略,最终将其信息传达给了数百万人。

根据《纽约时报》获取的电子邮件,在Facebook的运营计划是由《大纪元时报》越南语版的前负责人阮富珍(Trung Vu)制定的,被称为Dai Ky Nguyen或DKN。

DKN的一名前雇员说,阮富珍的越南策略是用病毒视频和支持特朗普的宣传材料填充一个Facebook页面网络,其中一些从其他网站逐字逐句地剽窃,然后使用自动化软件或机器人(编者注:AI)来产生虚假的赞和转发。这种做法违反了Facebook的规定。

根据2017年发给美国大纪元员工的电子邮件,越南的实验取得了“巨大成功”,使DKN成为越南最大的出版商之一。

电子邮件声称,该网点“对救度该国的众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根据这封邮件,越南团队被要求帮助大纪元媒体集团(Epoch Media Group)建立自己的Facebook帝国。那一年,出现了几十个新的Facebook页面,全都链接到《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有些有明显的党派色彩,有些把自己定位为真实而无偏见的新闻来源,还有一些,比如一个名为“最有趣的家庭时光”(Funniest Family Moments)的幽默页面,完全与新闻无关。

《美国日报》的屏幕截图,是《大纪元时报》启动的右翼政治网站。

也许最大胆的实验是一个名为“美国日报”的新右翼政治网站。

 

《美国日报》 截图

如今,这个拥有100多万Facebook粉丝的网站在兜售极右的错误信息。它发布了反疫苗的文章,一篇错误地声称比尔·盖茨和其他精英正在操控新冠疫情,并指挥全球“犹太暴徒”。

《纽约时报》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曾长期担任《大纪元时报》编辑的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与法轮功下属广播网络“希望之声”(Sound of Hope)的高管们一起参与创办了《美国日报》。Facebook上的记录显示,该页面由“希望之声”网络运营,其Facebook页面上的固定帖子中包含法轮功的宣传视频。

《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与《美国日报》“没有业务关系”。

大纪元及其附属机构运营的许多Facebook页面都遵循了类似的轨迹。他们开始发布病毒视频和其他网站上吸引眼球的新闻报道。他们发展迅速,有时每周会增加数十万粉丝。然后,它们被用来引导人们订阅大纪元,并推广更具党派色彩的内容。

斯坦福互联网天文台(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虚假信息研究员雷妮·迪瑞斯塔(Renee DiResta)说,其中几页“似乎一夜之间”就获得了大量关注。许多帖子被分享了数千次,但几乎没有收到任何评论——这个比例,狄瑞斯塔女士说,是典型的由“点击农场”推动的页面,“点击农场”是通过向人们付费以反复点击某些链接来产生虚假流量的公司。

但去年,在社交网络Facebook宣布其页面隐瞒广告购买行为以逃避透明度要求后,《大纪元时报》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在过去7个月里,《大纪元时报》在Facebook上投放了150多万美元。

今年,Facebook删除了500多个页面和与“真相媒体”(Truth Media)链接的帐户。“真相媒体”Truth Media是一个反华网站,该网站一直在使用虚假帐户来放大其信息。《大纪元时报》否认有任何参与,但Facebook的调查人员说,Truth Media“显示了与大纪元媒体集团和NTD的平台上活动的一些联系。”

一位Facebook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传媒集团及其相关组织采取了执法行动。”

她补充说,如果该网站在未来违反了更多的规则,Facebook将对其进行惩罚。

根据Google公开的政治广告公共数据库,自从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以来,《大纪元时报》已将大部分业务转移到YouTube,自2018年5月以来在YouTube上的广告支出已超过180万美元。

《大纪元时报》资金是从哪里来是个谜。前雇员表示,他们被告知,《大纪元时报》的资金来源包括订阅、广告和富有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捐款。《大纪元时报》协会(Epoch Times Association)2018年纳税申报表显示,该协会收到了几笔数额可观的捐款,但没有一笔大到足以支付数百万美元的广告攻势。

 

班农注意到《大纪元时报》资金雄厚。去年,他和新唐人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他说,当他与媒体谈到其他项目时,钱似乎从来都不是问题。

班农说:“我会给他们一个数字,他们回复我,能满足这个数字。”

法轮功配合美国政客“甩锅”疫情

《大纪元时报》支持特朗普的转变让贝尔梅克等一些前雇员感到不安。

贝尔梅克现在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编辑,她说,她仍然相信法轮功的许多教义。但她对大纪元不再抱有幻想,她认为这与法轮功“真善忍”的核心原则背道而驰。

“道德目标已经没有了,”她说。“他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我认为他们不在乎。”

最近,《大纪元》已将重点转移到冠状病毒上。它猛烈抨击了大流行初期中国的失误,其记者撰写了有关误报的病毒统计数据和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中影响的文章。

这些文章中有些是真的,但他们宣扬夸大虚假的说法,如未经证实的理论,即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造的,是中国生物战战略的一部分。

新唐人和《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部纪录片中重复了其中一些说法,该纪录片在YouTube上的观看次数超过500万次。这部纪录片的主角是名誉扫地的病毒学家朱迪·米柯维茨(Judy Mikovits),她也曾在“Plandemic”视频中担任主角。因散布虚假言论,Facebook、YouTube和其他社交平台已经撤下了这段视频。

贝尔梅克说,每当YouTube上弹出《大纪元时报》的广告来宣传一些新的党派话题时,她都会反感。

网友评论很精彩

《纽约时报》报道发表后,在推特引来大量网友转推、跟评。

美国网友留言,对不请自到、免费派送的《大纪元时报》十分反感。

推特网友“Elsa Chiao”称,我姐姐就是这样被法轮功洗脑的,她认为特朗普将为了台湾与中国开战。

“octogenarian”说,在中央情报局和美国支持下,法轮功正成长为主人无法控制的怪物,最终危害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