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译注(2.2)——庄子的政治思想
  •   

  • 来 源:大正辑
  • 时 间:2020-02-10 18:09:04
 

(二)庄子的政治思想

庄子生活在战国中期。这个时期的社会政治特点是阶级斗争十分复杂和

尖锐,社会动荡不安,诸侯割据的战争蜂起,政权频繁地更迭,百家争鸣的

政治主张林立。这种政治状况必然反映到庄子的头脑中来。庄子的政治立场

是与新兴地主阶级的立场相对立的,庄子的政治观点是与当时现行的政治制

度相反对的。在他的政治思想中既有积极反抗精神,又有消极的出世主义态

度。庄子的政治观点主要反映在他的《人间世》、《应帝王》、《胠箧》和

《盗跖》诸篇之中。

1.揭露盗者为诸侯和痛斥残暴的政治观点

庄子在他的著作中,充分地揭露了各诸侯国君的腐化无度行为。他在《则

阳》中揭露卫灵公说:“夫卫灵饮酒湛乐,不听国家之政,田猎毕戈,不应

诸侯之际。”又说:“夫灵公有妻三人,同滥而浴。”他揭露了齐桓公小白

“杀兄入嫂”,谴责田成子常“杀君窃国”的行为。对“窃钩者诛,窃国者

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胠箧》)的不公正现象表示极大的愤慨。

庄子对尧舜以来的统治者的残暴行为作了一一的痛斥。他在《庚桑楚》

中痛斥说:“民之干利甚勤,子有杀父,臣有杀君,正昼为盗,日中为穴阫。

吾语汝,大乱之本,必生于尧舜之间,其未存乎千世之后,千世之后,必有

人与人食者也!”他在《说剑》中鞭答了赵文王杀人为乐的行为:“昔赵文

王喜剑,置以上夹门,而客三千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余人,好之

不厌,如是三年,国衰。”揭露宋王的残暴时把他比作驱龙,在《列御寇》

中说:“人有见宋王者,锡车十乘,以其十乘骄稚庄子。⋯ .今宋国之深,

非直九重之渊也。宋王之猛,非直驱龙也。子能得车者,必遭其睡也。使宋

王而寤,子为■粉矣。”他又揭露秦王说:“秦王有病召医,破痛溃痤者得

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他把古今的政治统治作

了对比,说古代的人君“以得为在民,以失为在己;以正为在民,以在为在

己;故一形有失其形者,退而自责。今则不然,匿为物而愚不识,大为难而

罪不敢,重力任而罚不胜,远其途而诛不至。”(《则阳》)

2.反对争霸的战争和有力而治的政治主张

庄子是反对战争的。在他看来,黄帝之所以不能达到至德,就在于“与

■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

是以后,以强凌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盗跖》)当

韩魏之间争霸战争烽火燃起时,庄子说:“韩魏相与争侵地。子华子见昭僖

侯,昭值侯有忧色。”用子华子讲了一段劝说停止战争不废左右手的故事,

说服国君停止战争。在《人间世》中,通过颜回的话说:“回闻卫君,其年

壮,其行独,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量乎泽,若蕉,民

其无知矣。”说明卫君好战给人民带来灾难。庄子认为,战争都是由于好名、

好利引起的,他借尧进攻丛枝、胥、敖,武王伐纣的战争实例说明战争的起

因是为了贪得名利地位。

在反对战争的同时,又极力反对儒家的有力政治。庄子认为,儒家所宣

扬的政治观点都是有为政治。他在《盗跖》中揭露孔子说,“此夫鲁国之巧

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技术之冠,带死牛之

胁,多辞谬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

使天下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

疾走归!”在《列御寇》中借鲁哀公问颜阖“吾以仲尼为贞干,国有其疹乎?”

答说孔丘的有为政治是不可用的。尤其在《外物》中以辛辣的笔触写了一个

儒以诗礼发家的故事,借以说明儒家有力政治是唯利是图而不择手段的。

3.无为而治和小国寡民的社会理想

庄子是主张无为而治的。庄子既反对“君人者以己出经式法度”的法治

观点,也反对“藏仁以要人”的礼治观点。他在《马蹄》中指出:“及至圣

人,蹩躠为仁,踶跂为义,而天下始疑矣;擅漫为乐,摘僻为礼,而天下始

分矣。”就是说等到圣人的出现,急急于求仁,汲汲于为义,天下才发生了

迷惑;纵逸求乐,烦琐为礼,天下才开始分离了。所以,他的结论是“圣人

不死,大盗不止。”(《胠箧》)与有为的主张相反,庄子提倡无为而治。

他在《应帝王》中说:“汝游心于无淡,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

而天下治。”就是说,只要游心于恬淡的境界,清静无为,因顺事物的自然

本性而不用私意,天下就可以治理的。他的结论是“无为而无不为”。

庄子完全继承了老子的小国寡民的社会理想。在他看来,战国之世并非

是“至德之世”。而最为理想的“至德之世”是回到那种没有剥削、没有压

迫、没有战争的原始社会。这种至德之世就是“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

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羲氏、

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乐其俗,安其居,邻

国相望,鸡狗之音相闻,民至老死而不相往来,若此之时,则至治民”。还

宣称,在这个至德之世,人们不分君子与小人,没有欲望和私念,“民有常

性,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这实际上是主张人人是劳动者、人人平

等的乌托邦社会,虽然这种鸟托邦思想在当时是幻想,或是一种倒退的消极

的理想,但也给人们一种追求的憧憬和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