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多人集体服毒自杀,尸体堆积成山!幸存者讲述现...
  •   

 是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在圭亚那西北部建立的小镇也是900多名信徒的丧生之处。

▲琼斯镇惨案现场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1953年,吉姆·琼斯在美国创立“人民圣殿教”,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变质。

1977年,教主琼斯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力,建立自己的“宗教帝国”,开始对外散布谣言称,“世界将变得越来越复杂和恐怖”,“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接着,他带领信徒迁往南美洲,最终导致琼斯镇惨剧的发生,900多名信徒自杀身亡。

640.webp▲教主琼斯和他的妻子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2020年4月30日,《非洲女性》报道了1978年琼斯镇惨案幸存者的故事。透过她的讲述,我们能感受到当年发生的一切究竟有多可怕。

将近40多年前, 即1978年的11月19日,现年73岁的海娅森·拉什 (Hyacinth Thrash)在南美洲圭亚那的琼斯镇醒来。令她毛骨悚然的是,镇上全是尸体。这些尸体有年迈的老人,有年轻的母亲,有正当妙龄的少女,还有无知的孩童……

▲琼斯镇惨案现场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他们来自美国的各个社区,由于听信了琼斯的谎言,坚信这里会是一片乐土,自己会在这里过上惬意美好的田园生活。而世界其他地方,末日将会降临,社会秩序也即将崩塌,只有在琼斯的带领下,才能得到救赎。

“人民圣殿教”创立早期,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独立宗教团体。他们帮助老人,设立免费饭堂、日间托儿所、社区诊所,为穷人提供各项社会服务。教主琼斯甚至被《洛杉矶先驱调查报》提名为“年度人道主义者”。然而,随着信徒的增加,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琼斯和“人民圣殿教”中的孩子们

琼斯开始享受自己拥有的巨大权势,为了增加信徒,他甚至声称自己可以治愈癌症。对于那些信服他的,琼斯就让这些人上交财产,全心全意听从自己的教诲。对于那些质疑他的,琼斯会对他们进行体罚、殴打甚至虐待。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他甚至强迫信徒们的亲属留在教内。

由于他的严酷统治,外界对于“人民圣殿教”的指控与日俱增。于是,琼斯决定把1000名核心信徒迁往南美洲的圭亚那,海娅森也在其中。

一开始加入“人民圣殿教”的,其实是海娅森的姐姐。由于琼斯早期的公益活动和对贫困黑人的支持,使得海娅森一家都很信任琼斯。在琼斯的敦促下,海娅森以3万5千美金的价格卖掉了自己在印第安纳州的房子,并把赚来的钱都上交给了琼斯。

几年后,当“人民圣殿教”转移至加利福尼亚的时候,海娅森卖掉了另一所房屋,所有的收入也一样,全部交给了琼斯。

所以,当琼斯说要带大家一起前往圭亚那的时候,海娅森也义无反顾的加入了。

但是,琼斯变得愈发丧心病狂。琼斯镇位于圭那亚的北部,那里的地理环境十分恶劣,平均温度高达35摄氏度,蚊虫肆虐,条件艰苦,农业生产能力低下,根本无法自给自足。

640.webp (1)▲圭亚那的琼斯小镇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这里不是轻松惬意的田园生活,而是无休止的劳作、祈祷。

有人想过逃跑,但无一例外全都被抓了回来,除了被虐打之外,还要被关在木箱里接受惩罚。任何没有经过琼斯同意的私下交往都是不允许的,信徒们要对琼斯无限崇拜、无限忠诚以及绝对服从。信徒们在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之后,晚上还要接受琼斯的训导,女信徒则被迫与他发生性关系。

然而,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些,而是琼斯组织的“白夜”活动。

所谓“白夜”,就是大规模自杀的模拟排练。一名叫做德博拉·雷顿的信徒在一份书面陈述中描述了这种活动:“每一个人,包括儿童,都被要求排好队,然后每人拿到一杯红色的液体。他们告诉我们那液体中有毒,喝了之后45分钟内便会死去。我们都照他们说的做了。时间到时我们本应死去,但琼斯说其实液体中没有毒,这么做只是为了测试我们的忠诚度。他也警告我们,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可能有必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

1976年,琼斯获得了珠宝经营许可证。从那以后,琼斯镇每个月都能买到半磅的氰化物。琼斯声称,这些氰化物是用来清洗金子的。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这意味着,琼斯早就策划着这场集体自杀事件。

1978年11月14日,北加州国会议员瑞恩造访琼斯镇,先后共有14名信徒偷偷向其发出求救信号,希望瑞恩能带他们逃离这里。

这当然激怒了琼斯,他表面上不露声色,甚至没有阻拦成员们和议员一起离开,但就在乘客登机时,他的手下突然向乘客射击,瑞恩和几名信徒当场死亡。

随后,琼斯下令胁迫信徒们一起去天堂。

▲信徒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相信吉姆·琼斯”

他先命令自己的信徒们集合,然后一起喝下掺有氰化物与镇定剂的果汁,一名信徒的录音机录下了这个恐怖的过程:琼斯穷途末路的演说、部分信徒疯狂的呼号、母亲为孩子求情的哭喊、随着信徒们相继毒发而渐渐转弱的赞美歌声与呻吟,最后归于死寂。

海娅森当天并没有接到要求自己集合的电话,也许是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听见窗外匆忙的脚步声,她突然害怕了,于是匆忙关上灯,躲在床底下,免得被琼斯镇的巡逻队看见,五分钟后脚步声停了,她又躺回床上继续睡觉,对正在发生的大屠杀一无所知。

▲自杀发生的前一天,信徒们聚集在琼斯镇的广场上

第二天早上,当海娅森踏出家门时,那种恐惧可想而知。她不知所措又无处可去,不得不与尸体一起又呆了一天,直到当地警方发现了她,她也从警察口中得知,自己的姐姐已经遇难。

▲海娅森的照片 来源:《非洲女性》

海娅森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她用血淋淋的往事告诉我们,邪教的谎言有多可怕。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可以借助任何力量,为了骗取信徒的信任,他们可以什么都拿来出卖。

海娅森说,尽管自己不愿意再重温那些痛苦的回忆,但她仍然愿意继续讲述自己的故事,以防年轻一代再次“陷入同样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