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药言论”选评
  •   

 2020年7月至8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连续刊发多篇重磅文章和视频,揭露“法轮功”邪教组织对澳大利亚国民所造成的精神和健康严重危害,其中包括有国民因痴迷“法轮功”拒医拒药歪理邪说失去生命。

1

其中提到,悉尼里奇·梅(Ricky May,全名Richard Ernest May)曾是著名的爵士乐歌手。在他去世后,妻子柯琳·安·梅(Colleen Ann May)转向“法轮功”寻求慰藉。没过多久,柯琳便坚信“法轮功”能够治好她的高血压,不再服用降压药。三年前,柯琳因拒医拒药病故。

提到“拒医拒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一直在无耻抵赖,声称“看遍全部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及有关书籍,绝对没有一句‘不准学员吃药’的话。李洪志先生只是讲了吃不吃药与修炼的关系。”

事实真是这样吗?李洪志在这方面散布的歪理邪说,白纸黑字写在那儿。本文就将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药”的言论选录一部分,予以简评。

1、“弟子:炼功还用不用吃药?师:这个问题自己悟,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可是你不按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出了问题你会说李洪志不叫吃药,可是李洪志还叫你严格要求你的心性,你做到了吗?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上带的都不是常人的东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炼功能炼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中国法轮功·第五章“答疑”·功理与功法》,1993年)

点评:对于“炼功还用不用吃药?”的疑问,李洪志虽然油滑地说了“自己悟”三字,实际上回答得十分干脆,就是“不用吃”。逻辑很简单:吃药者就是不信,信者就不吃药,是否吃药事关是否“信师”。为什么不用吃药呢?理由有二:一是真修者不可能得常人的病(“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二是如果信他李洪志而停药不治,“就有人给你治了”(治病的人当然就是李洪志)。

2、“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人都知道,修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一炼就去病。为什么呢?很多人他没有求治病,他觉的大法好,他才炼呢!结果病好了。”(《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

点评:既然“一炼就去病”,那就没有必要吃药;如果修炼“法轮功”者没有必要吃药,那不让他们看病吃药不仅没有错,而且还为他们省钱省麻烦。事实真是这样吗?绝对不是!李洪志自己生病就吃药打针做手术。

3、“可能你走出这个场以后,会觉的身体很舒服,但是有一点,随着你的修炼,你的身体还会感到不舒服。为什么呢?因为你生生世世都有业力。一生一世的不能一块推出来,一块推出来人会当时死掉的。所以这个业力我们逐渐的往出排,从身体里排出去,所以你过一段会觉的身体很难受,认为是不是得病了?!我告诉大家,那不是病。”(《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

点评:修炼人身体不舒服“那不是病”,是李洪志往出推业力时的正常反应,那还用吃药吗?

4、“往往有些新学员他觉的他身体一不舒服了,他就觉的这是病,吃药吧,他以为一边炼功一边吃药更好。因为我们看到一个道理,因为医院是不能消业的,大夫不是修炼的人,所以他没有这个威德,他是常人中的技术人员,他只能给你去掉这个表面的痛苦,把这个病给你留到深层中。吃药是往身体里面压,等于是积存起来,表面上不痛苦了,可是积存到身体的深层去了。动手术也一样,比如说长个瘤子啦,把这个瘤子割掉,他只是把这个表面的物质割掉了,而真正产生病的原因在另外空间里,他并没有动的着。所以很严重的这个业力病它就还会复发,有的象治好了,今生不发了,那么来世它也要找上,因为它压到深层里去,总要返出来。……那你来病了你就吃药,我们也不管,因为修炼是靠悟性的,没有硬性规定任何事情的。我们没有说,你觉的不舒服了,你都不吃药,没有的。”(《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

点评:吃药或动手术只治标,不治本,而且还将病根子“留到深层中”“积存起来”,甚至延留到“来世”。这哪如让李洪志给推业力以治本挖根呢。李洪志声明,他没有硬性规定让你不舒服时不吃药,可你一来病就吃药,说明你悟性差。他也只能恨铁不成钢。你想啊,弟子们为了表现有悟性,又怕师父不给往出推业力,又怎敢吃药呢?

5、“有些人他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他只练练功他也不学法,他什么事情都干。你别看他练了功啦,我的法身也不管他。不管他就是常人,他就会得病。如果我们规定不让你吃药,你不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对待自己,你还是个常人,到时候得病了,你说李洪志不让我吃药,所以我不说吃不吃药,你自己把握。本来就是对你的考验,你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你还是有病的,就是这样的道理。我们只讲他的理,所以我就告诉大家了,今后你要想修炼,你遇到身体的不舒服,很可能是把你前生前世的业推出来了。……所以你得承受一部份痛苦。那么在承受的同时,会提高你的悟性。你是把它当作病呢?还是当作修炼人在消业呢?”(《悉尼法会讲法》,1996年)

点评:这下说得更明白:李洪志再三声明自己没规定不让修炼“法轮功”的人不吃药,让弟子“自己把握”;可是,如果谁真的看病吃药,“主佛”的法身就不管他,“不管他就是常人,他就会得病”。谁看病吃药谁就是经受不住考验,谁因不看医生、不吃药而感到身体不舒服,那正说明师父在为他推出前生前世的业呢。两相比较,除了傻瓜,哪个学员不选择不吃药呢(当然真信了李洪志的话,那才是真傻瓜)

6、“弟子:吃苦可以消业,忍受病是不是可以消业?师:忍受病,人啊承受痛苦时都是在消业。忍受病也是在消业。我刚才讲人一生要不得病啊,他百年之后注定下地狱的,因为他一生中光造业没有还过业。幸福是常人所求的,修炼人要不吃点苦就还不了以前造下的业力。同时没有思想上的提高,也就不是修炼。”(《休斯顿法会讲法》,1996年10月12日)

点评:既然“忍病吃苦”是消业,那么如果有病就看、有药就吃,岂能消业?不能忍病受痛“就不是修炼”,谁看病吃药谁就是思想上没有提高。这是李洪志让弟子宁可“忍受病”也不能吃药,否则就影响消业。

7、“常人有病了,要不上医院,不吃药,它是不符合常人的理,不符合世间的道理,人就接受不了。人有病了当然要吃药啊,人有病了当然要去医院治病啊,人就是这样针对这个问题的,这没有错。可是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就不能够混同于常人了。说句严重一点的话,你已经不是人了。……就是这样,所以我们修炼人一旦身体出现哪个地方不舒服的时候,我告诉过大家,它不是病。”(《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点评:修炼人的身体不舒服不是病,既然不是病,还用得着看病吃药吗?如果修炼“法轮功”的同时还看病吃药,那就是“混同于常人”了,师父也就不管了。师父不管,就不能圆满成佛。如此一来,谁还敢吃药呢?

8、“你说不行,‘我就放不下这颗心,我还得吃药,炼功了我也得吃药’。可是我怎么看这个问题呢?我只是对他悟性低很惋惜,这一关他没有过。本来他应该提高上来的,通向圆满迈出一大步,可是他没迈出这一步来。”(《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点评:谁坚持有病(李洪志认为对修炼人来说不是病,是业力的表现或推业的正常反应)吃药,就是悟性低,就不能迈向圆满。学员们练“法轮功”,就是奔着圆满来的,不能圆满,还修个甚?因此,为了圆满,有病也不敢吃药。李洪志这是借圆满要挟弟子,不让他们吃药。

9、“……根本原因,病不产生于这个空间。所以你现在吃药就是把这个病、表面的病毒杀死,药真的能够杀死表面病毒。可炼功人的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可是这个药它一杀死这个表面上从另外空间里渗透过来的病毒的时候,因为任何物体都是活的,那边的病毒,也就是那边的业力就知道了,它就不过来了,你就觉的吃药好了。可是我告诉你,它却积攒在那里了。人生生世世都在积攒这个东西,积攒到一定成度这个人就是不可救要,同时在死亡时就是彻底毁掉了。失去生命,永远失去生命了,就这么可怕,所以这里边讲了这样一个关系。”(《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点评:李洪志这是在谈“科学原理”:病“不产生于这个空间”,产生于“另外空间”,这边用药杀死“表面病毒”,那边的病毒或业力就“不过来了”,并且生生世世地积攒着,最终使生命彻底销毁。相反,炼功人如果不吃药,他炼的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也就是彻底拔除了病根。这不明摆着通过“知识讲解”告诉弟子别看病吃药吗?一派伪科学的胡言,害人无数,竟然自以为得计!

10、“可是修炼的人哪,我们怎么对待它?不是要净化你的身体吗?……那么你想把这个业力放出去,你吃药把这业力又压回去了,怎么给你清理身体呢?”(《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点评:“可是”前面是讲常人有病可以吃药;但修炼人要净化身体,就该把业力“放出去”,而吃药“把这业力又压回去了”,李洪志就无法“给你清理身体”,也就是无法给你彻底消业。孰重孰轻,弟子们就掂量着办吧。一吃药就只好做常人,就没人给清理身体彻底消业,那谁还愿意吃药呢。

11、“那么作为一个超常人,怎么样对待身体上难受这种状态?常人是有病的,而你那身体是我在给你往出推业。推到表面的时候,人的身体表面末梢神经是最敏感的,就感觉身体不舒服,象得了病一样,而且有的表现的很重,会这样的。既然会这样大家想一想,你要是把你当作常人,你要认为它是病,当然也行,你去吃药好了。……为啥我们有些辅导员、老学员很明白,一看学员吃药他就着急。……我们没有强硬的规定大家不吃药,我只是讲了吃药和不吃药对修炼人的一个道理,而不是讲常人不能吃药。”(《纽约法会讲法》,1997年3月23日)

点评:李洪志最后确实是严正声明了“我们没有强硬的规定大家不吃药”,然而,前面的话哪一句是让弟子吃药的?哪一句话不是阻禁弟子吃药的?第一,修炼人身体不舒服是“推业”反应,看上去是病其实不是病,既然不是病,那还用吃药吗?第二,你要吃药,就把自己当常人了,好不容易辛苦修炼接近圆满了,退回常人去谁愿意?第三,“为啥我们有些辅导员、老学员很明白,一看学员吃药他就着急”?还不是他们知道师父不让吃药是为弟子好?辅导员比普通学员识见高,老学员总比新学员经验足,他们才真正懂得“吃药和不吃药对修炼人的一个道理”——那就是修炼人根本不用吃药也不该吃药。

12、“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也就是说呢,你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你已经不属于常人了,所以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2006年2月25日)

点评:凡是大法弟子,李洪志都给他们在地狱里除了名,不可能再得人的病,只可能出现病业的反应,而那不是“真病”,是像病的“病业假”,有正念就能解决,就能“过关”。没有“真病”,还用看病吃药吗?

13、“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这是法理。……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2006年2月25日)

点评:这里,李洪志将修炼人是否看病吃药上升到“法理”的高度,修炼“法轮功”的人,谁求医问药就违背了“主佛”的“法理”。只有两种选择,没有第三条道路:若去医院求医用药,就等于自动放弃“过关”,退回常人;若无怨无执地由“师父安排”,就能走上成“神”之路。对于那些一心想脱离人世苦海、做逍遥神仙,得“大果位”的轮民来说,除了拒医拒药,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上述种种就是李洪志反复阐述的“吃不吃药与修炼的关系”,归纳一下,至少有以下几点是十分明确的:

一是常人可以看病吃药(那是李洪志懒得管他们),但修炼“法轮功”者不能,这是李洪志的“法理”,不懂“法理”,就是悟性低、层次低,这种人只能退回常人。

二是“法轮功”修炼者根本就不可能得病,身体不舒服只是病业假象,或者是李洪志给推业时的正常反应,既然没病,还用吃什么药?

三是大法弟子吃药就是不信师,师父也就不给他清理身体,他也就不能“圆满”成神。

四是吃药只能治表,却将业力压回去,“积攒在那里”,导致无法清理身体,最终只能走向“彻底毁掉”。

五是修炼“法轮功者是“神”,医生是常人,“神”不能让常人看病,常人也看不了“神”的病。

六是大法弟子如果把心摆正,相信炼功能祛病消业,“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师父)给你治了。或者说,不吃药则有李洪志“给你清理身体”,彻底消业,达到“圆满”。

有此六条,什么“没有强硬的规定大家不吃药”,什么“你要认为它是病,当然也行,你去吃药好了”,全是虚晃一枪,逼迫学员“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才是本质。总之,李洪志将“是否看病吃药”抬到了是否“信师信法”的高度,弟子还敢“违师悖法”吗?

行文至此,得说明一下,以上述评,全是以李洪志言论的发表时间为序,同一篇中的则以原文的先后为序,笔者有意识地着重于描画出一条较为清晰的“纵向轨迹”。李洪志阻禁弟子看病吃药的13个语段,前11个都是1999年7月22日之前发表的。面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前11个语段,李洪志竟然谎称“有消息说我不叫人吃药,事实上根本没那回事。”(《我的一点声明》,1999年7月22日)一个整天把“真”字挂在嘴边的“宇宙主佛”,毫不脸红地发出这样的公开声明,脸皮之厚真是无以复加。12-13两个语段是十四年半前发表的,真所谓“话犹在耳”,可“法轮功”网站的《法轮功基本问题问答》竟然“一赖一个精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述13条“主佛语录”,笔者全是从“法轮功”官网上下载的。

据不完全统计,在1999年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前有1400多名法轮功练习者因修炼死亡,其中大多数是因拒医拒药而亡。面对白纸黑字的铁证,李洪志竟然前说后赖,毫不知耻,这样的教主,这样的邪教组织,不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才怪呢?

澳大利亚现在才开始认识到“法轮功”的危害,虽说迟了一点,但毕竟开始认识到了,那就好,那就可能让民众少受该邪教的欺骗和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