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功“受益”家破裂 “忍”痛“消业”命险丢
  •   

 经过手术治疗,魏嫦玲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回想自己曾经的痴迷和经受的磨难,她不无后怕地说:“如果不是做手术,我可能性命都难保了。”

其实,魏嫦玲当初患的只是普普通通的妇科病:子宫附件炎。据医院妇科门诊的潘医生说:“子宫附件炎是妇科里面很常见的疾病,如果发现及时、治疗及时的话,康复效果是很好的。如果发现得太晚,或者说不及时治疗,就会发生一系列比较严重的后果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而魏嫦玲则正是因为发现和治疗不及时,才酿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以致于使子宫附件组织严重糜烂、脓肿,腹腔大量积水。拖到最后,不得不采取手术治疗措施,整个手术过程足足用了八个小时。

这一切,都是她一心“修炼”“法轮功”酿成的苦果。

魏嫦玲家住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她是在1997年6月底沾染上“法轮功”的。那天早晨,她到茶山公园去晨练,正碰上一伙人在习练“法轮功”。当时,有个老太太主动走过来向她“弘法”,说“法轮功”是个好功,有病不用打针吃药,只要练功就能强身健体,并且还能消除烦恼。因为从小就有胃病且伴有偏头痛和失眠,又见这些人都正在习练,魏嫦玲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要看看练功倒是管用不管用。

魏嫦玲本来想通过练功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但是,进到“法轮功”里才知道:“师父”要求在练功的同时还要坚持“学法”,并且,“学法”的时间还不能少于练功的时间。以后“学法”过程中,逐渐“开悟开慧”,感觉真的被“师父”带上了“高层次”,似乎马上就要看到“另外空间的东西”。最后,终于陷入“法炼人”的精神泥潭,把“师父”的“经文”奉若神明,对“法轮功”歪理邪说不再持任何怀疑态度。

由于一头扎进“法轮功”里,魏嫦玲不再关心家务事,也不再关心家人的生活。这一方面是因为练功、“学法”占用了大量的时间,而更重要的则是经过“法轮功”邪教思想洗脑,她的头脑中灌满了“上层次”“圆满”等荒诞不经的东西,思想行为完全被所控制。因为“师父”说过:练功“主要是修炼自我”,“这个情放不下,你根本就没法修”。缘于此因,她的家庭意识越来越淡薄

一天晚上,婆婆过来告诉她说:孩子病了,发高烧到了三十八度。魏嫦玲听了,却并不着急。因为“师父”说过“一人练功全家受益”,所以,她以为有“师父”保佑,孩子的病不治也能好。她不仅不着急,而且还在心里沾沾自喜,荒唐的认为孩子生病是在帮着自己“消业”,能让自己“上层次”更快,是难得的好事。第二天一大早,她没有带孩子去看病,而是急着去参加“法轮功”组织的“学法”活动。

等到中午,丈夫回到家里,马上带孩子去了医院。打过针之后,孩子的高烧才算退了下来。

晚上,魏嫦玲回到家里,丈夫指责她说:“孩子发烧这么厉害你也不管,你怎么当母亲的?”魏嫦玲认为自己练功也是为全家好,对丈夫的指责自然不服,两人因此发生了争执。以后,由于魏嫦玲更加痴迷于练功、“学法”,夫妻俩便经常为此而争吵。争吵过后,便是长时间的冷战,夫妻之间的感情由此越来越淡漠。

为了让魏嫦玲走出“法轮功”邪教阴影,回归到正常的生活中来,丈夫想尽各种办法,但都无济于事。最后,丈夫想用提出离婚来迫使魏嫦玲不再痴迷“法轮功”。但是,由于深受“法轮功”的“去情说”侵蚀,魏嫦玲却有了更加荒诞的想法,竟然认为离了婚更好。因为离婚便是“去了情”,从此以后,再没有家庭拖累,也再没有“常人”阻挡自己“修炼”,这样,就更容易“上层次”,更能早一天“圆满”,更能早一天去“师父”说的那个“遍地都是黄金的世界”。在这种糊涂思想驱使下,魏嫦玲很快和丈夫离了婚。婚离了,情去了,家也没了。

离婚之后,魏嫦玲的思想意识加速陷落,对“师父”愈加盲目崇拜,对“大法”愈加痴迷。她把婚姻的不幸看成了“上层次”,认为这就是“师父”所要求“真修弟子”做到的“精进”,觉得自己因此而摆脱了“常人之情”的羁绊,庆幸自己离“圆满”更近了一步。到了这种境地,她似乎真的没有了烦恼。她的体质本来就不好,腹痛时时发作。尽管练功始终没有起到“祛病健身”作用,但是,“师父”的“法身”却让她更加着迷。她认为只要“真心修炼”,“师父”的“法身”就会保佑自己平安无事,身体有再大的不适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由于长期拒医拒药,她的腹痛发作越来越频繁,疼得也越来越厉害。然而,每次发作,她都寄希望于“师父”的“法身”,认为这是“师父”在给自己“消业”,是在给自己“清理身体”,是在“上层次”。所以,即便那一刻疼得直不起腰来,疼得满头大汗,疼得在床上打滚,她也坚决不去医院,就是这么忍过去。有时喝口水缓解缓解,有时则连口水也不喝。

随着体质渐渐虚弱,魏嫦玲对“师父”和“大法”的痴迷更“上层次”。据她自己回忆,2009年5月12日,正逢她的生理期。那天,她的腹部又疼得厉害。之前,每逢生理期,她的腹痛也总会发作,可每次都能忍过去,她也因此而更加痴信“法身”“消业”等“法轮功”歪理邪说。但是,这次却与以往不同,连续疼了三天,始终不见缓解。为暂缓病痛,魏嫦玲有时在床上躺一会儿,有时强按腹部在屋里、院里来回走动。就是到了这种程度,她还坚持认为:有“师父”“法身”保护,身上的病不用治就会好。

魏嫦玲的邻居说,那几天,经常看见她按着腹部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时常是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连腰都直不起来。邻居问她怎么了,她说肚子疼得厉害。邻居劝她去医院,她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有病不用去医院,有“师父”保佑,病自己就会好;还说邻居是“常人”,不懂得“炼功人”的事。

最后,家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不顾魏嫦玲的坚决反对,强行把她送进了医院。经过检查,确认魏嫦玲患的是子宫附件组织严重糜烂,一侧卵巢坏死。医生说:因为没能及时发现和治疗,不得不实施手术,对坏死部位进行清除。

手术后,魏嫦玲重又获得新生。而让她获得新生的更加显著的标志,则是通过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彻底抛弃了坑人害人的邪教“法轮功”。如今,她再也不相信“消业”“法身”之类的鬼话,而是以阳光心态面对生活,以科学态度看待疾病。

视频点击:痴迷“法轮功险些要了我的命

http://www.kaiwind.com/c/2015-11-17/111330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