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讲出在邪教“全能神”的不堪经历
  •   

  • 来 源:凯风网
  • 时 间:2019-07-12 18:41:03
  在广东某监狱,笔者见到了廖满芳。廖满芳在“全能神”邪教组织内部被化名“小杨”,因传播邪教宣传品被广东省深圳警方抓获,2018年10月31日被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刚入狱时,她认为信“全能神”是个人信仰自由,加上在“神面前”发过“毒誓”,不敢交代信教经历。通过民警系统帮教,她逐步认清了“全能神”邪教本质,摆脱了“全能神”的精神控制,勇曝邪教内幕和不堪经历。

  因家暴生活无望,被诱入教

  她叫廖满芳,今年50岁,是湖南省宜章县黄沙镇村民。丈夫是个蛮汉,经常对她实施家暴,夫妻感情一直不好。2011年2月,堂姐劝她“信神”,说“全能神”来拯救世人,天地万物,都是“神”造的。她从小就认为有一位“神”在主宰着天地万物,堂姐的话让她深信不疑。之后,她经常跟堂姐去“聚会点”参加聚会。“聚会点”的人对她很热情,让一直因为家暴感觉不到温暖的她很受感动。教会一位李阿姨跟她“交通”:“全能神能拯救人类,也能击杀人,信者蒙拯救,有享受不尽、用之不完的福气,抵挡者则被击杀。”在诱惑和恐吓中,她完全失去了分辨是非的能力,期望着“神”能给她带来她想要的生活。从此,她经常参加“聚会点”活动,她们一起读“神话”“唱歌”“祷告”,分享“神迹”。一个阿姨说她信了“全能神”,胃病就好了。她也特别想通过信“全能神”,让她的胃病好起来。还有个阿姨说:“信全能神会得到保佑,有次涨洪水,别人家的房子被淹了,她家的房子却没被淹。”于是她更加坚定地跟随“全能神”。接下来,她频繁参加聚会活动。

  把儿子带进邪教泥潭,骨肉分离

  2012年2月,堂姐带她到深圳打工,小儿子也随她一同到深圳。6月,家里儿媳妇打电话要回去帮忙带孩子。回家后,因为要带孩子,没有再去聚会,“聚会点”就派人来和她“交通神话”,要她天天“赞美神”“祷告神”“荣耀神”,按照《跟随羔羊唱新歌》唱歌。她担心儿子一人在外交结坏朋友,于是叫堂姐无论如何把她儿子带进当地“全能神”。9月,老公把她赶出家门,她一气之下去深圳投奔儿子。儿子在深圳租的民房,成为了一个聚会点,她们每周三聚会一次,一起“唱歌”“祷告”“吃喝神话”。不久,教会指出,她不能和儿子在一起,要各自“尽本分”。她被安排到深圳松岗出租屋,被硬生生和她儿子分离。她心里非常不愿意和儿子分开,但想到不能违抗“神”的意愿,也就不敢提出自己的想法。她们不允许她给儿子打电话,也不允许儿子给她打电话,更不允许相见。直到现在,她还没能和儿子取得联系。

  频频转移联系点,居无定所

  2012年12月,她被指派到深圳松岗一个“接待点”。“带领”要她把“接待环境”维护好,房东来收房租时不能被发现有“兄弟姐妹”在聚会。每次聚会由她守住门口,掩护“聚会”。一旦有人来看到人多,就撒谎说是工友来聚会。在这里她共“接待”了不过半年,“带领”要她辞工,又得换地方了。因新地方离她上班较远,怕耽误她“尽本分”,“带领”要她辞了工,带她在一个叫“合水口的地方”找了一间隔音效果好、窗户挨得不近、附近没有摄像头的私人房子,房租每月200元。这个房子,她们用来作为“周转家”。“周转家”也就是用来交换“SD卡”等学习资料和宣传资料的据点,一般是交换的双方约好时间,一个先来放资料,一个后脚取资料。安排好房子后,她又得在附近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私人制衣厂安顿下来。她做“周转家”又不到半年,教会又命令她到另外的地方“尽本分”,这里的房子又要退租。2015年1月她以每月450元的租金租下了一个民房,又干起了“接待家”。这个“接待家”是专门接待“小区带领”的,每月15日接待一次,每次接待5人。“带领”们一般在房间密谈,她就做饭菜给她们吃。在这不到3个月,上线“带领”说以后不能来这里“聚会”了。不久,她接到指令——她又要辞工了。辞掉工作后,她按约定在深圳公明与组织接头,又干起了“接待家”。

  编造“神迹”故事,很难过关

  在深圳公明的“接待家”接待的是“资料组”人员。她们主要负责“全能神”文章的修改,改好后存入“SD卡”送出去,又接一些资料文章来修改。资料组的成员自己带手提电脑来打文章。有两个“文字组”的“带领”每月来一次与“文字组”的四个成员“交通”。她们经常让她写“神迹”文章。她没有文化,写文章是最头疼的事。为了向“神”表现自己,她挤牙膏似地写过两篇文章,一篇写她信“全能神”胃病好了,另一篇写她和小艾做“接待家”经济压力大。她们看了她的文章,说写得不好,不能用,需要交“文字组”修改。原来,她平时“聚会”听到的“神迹”故事是这样出笼的!

  承担“接待家”费用,入不敷出

  做“接待家”,从租房费到伙食费,邪教组织从不给钱,都是她和小艾掏钱。她因辞了工,没有收入,经济上感觉到了压力。于是她平时也去找点手工活做,但每月收入只有一百多元。她写了《做接待家经济压力大》的文章后,组织安慰她不用担心经济压力,“接待”费用上组织安排小艾承担三分之二,她承担三分之一,把她每月分担的500元降到400元。接待“文字资料组”6个月,她一共花了3000多元,她很是心疼。但一想到“全能神”会让她以后过上好日子,“尽本分”是值得的,心疼就没那么强烈了。为了能维持做“接待家”,她还去找了一家制衣厂打工,空闲时还兼职做清洁工。现在想来,如果用这样的努力来维持自己的家庭,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

  狡兔三窟终被抓,幡然醒悟

  2016年11月,她又换了地方做“接待家”。这次“接待”的是“传福音”人员。2017年6月,“传福音”的人员走了,组织又让她把出租房给退了,另找地方继续“尽本分”。这个接待点在光明新区公明街道下村北治145号702房。在这里的任务是接待“周转家”。她接待他们一个月就被警察发现。公安民警从出租房搜出了52张“SD卡”、读卡器u盘、MP3、MP4、3部手机、平板电脑8台、笔记本电脑1台、“全能神”书籍10本、86册宣传册《神的交通》、22本记录本。在狱警的耐心帮教下,她回顾不堪的往事,深深感觉自己被邪教组织利用,弄得众判亲离,儿子也跟随“全能神”不知所踪。她为自己曾经是非不清、善恶不明、愚昧无知,深深感到后悔。如果不是政府对她教育和挽救,不知道自己还要做出多少荒唐之事来。

  如今,走出“全能神”泥潭的她,奉劝那些至今任然痴迷邪教的人们,要认清“全能神”邪教的邪恶本职,认清赵维山的险恶用心,及早摆脱邪教精神控制。